Amanda
博鸿老师 | 博鸿学员家长 | 新浪博客资深博主 | 愿每个孩子都成为最好的自己

2019-01-09

在北美的寒冬,遇到的那些陌生人

走过不少路,赏过不少景,最令人触动的还是遇到的那些人。

全文3759字,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异域感悟

分享到微信
说起来,工作这么多年,护照几本,签证页不少,也是去过一些地方的人了,可是,2018年12月下旬的这次北美之行,除了探望女儿全家团聚享受到的喜悦和美好,分别两个城市和两位大学同窗阔别多年再次重逢的惊喜,更无需说北美的清爽空气和美丽景致,带给我最大触动的却是此行遇到或看到的形形色色的陌生人。

从工作任务中抽身,换一种度假的心境,用慢下来的心态细心观察体会,一番截然不同的感受。

这些陌生人都是这个社会普通的民众,在自己的生活轨迹里无声无息地生活着,我所看到的一个瞬间只是他们的普通日常,没有任何刻意雕琢,他们对本职工作的热爱,言行举止中表现出的那种安然若素、平静、温和,让人印象深刻,如寒冬中的暖风,让人温暖而舒服。
©斯坦利公园

海关关员

出行加拿大之前,网上搜索到入境需填写的入境卡,了解了问题以及该如何填写。可是直到航班降落在温哥华机场,都没有收到机组人员发放的入境卡,怎么回事呢?

带着疑问,出了机舱在向入境区域行走的通道中,看到一位女性华人弯腰在一个桌子上填写卡片,扫描一圈并没看到纸质空白卡片,正要向旁边一位关员询问,他面带微笑伸出手臂做出请继续前行的手势。

到达入境区域,还是没看到纸质卡片,却看到有许多一人多高矗立的机器,安置有可以触摸的显示屏,原来入境填报已经电子化可以在线填报,有一位海关关员站立一旁给予协助,我们按照提示一一做选择,那位关员一直微笑着给予适时引导,几分钟拿到一张打印的入境条,说声感谢,继续下一个环节,一位年轻的关员轻声用英语问了一句为什么来加拿大?回答来探望孩子。OK,过关。

©多伦多街头

热狗摊主

走出机场,顺利见到比我们稍微早到的然然,她当天独自从多伦多飞到温哥华,正在机场等候我们的到来。

早起赶飞机,加之几个小时航程没吃东西,这时她已饥肠辘辘,可是这个设施简单的机场到达区域没看到有提供餐饮。走出来马路对面正好有一个热狗摊主,一个年轻人,脸上带着羞涩的微笑,在有条不紊不紧不慢操作着热狗制作程序,边耐心问询每个顾客想要的口味,几人在摊前安静地排队等待。这里是去机场和接机的必经之路,而且是唯一的摊点,来来往往旅客不少,生意不错。

超市工作人员

入住酒店,前台非常职业和友好地办理完手续,回答了我们的问题。稍微安置后,我们出门熟悉周边环境。在一个零售超市London Drug里有交通卡自助售卖机,对于各种不同的交通卡我们不太熟悉,然然两次去询问工作人员,她非常耐心解释,毫无任何不耐烦。

尽管后来不知道是不是她解释的不对,还是我们领会的不对,当晚花30多加币买的三张Daypass日卡在次日早乘车时就已显示过期,但我们居然对这位女店员没有丝毫怨言。

©多伦多湖边

公交车司机

抵达温哥华的第二天,遇到一个大大的尴尬。时差的原因,半夜醒来,直到六点多迷迷糊糊睡去,朦胧中,突然听到然的声音,该起床了!一看表,我的妈呀!快九点了,原本和同学约的九点半UBC见面,而我们赶过去要一个小时候车程!

明明已经定了闹铃了啊,咋回事?原来不知何时成了静音。

快速收拾洗漱,早饭是来不及吃了,赶紧告知同学要晚到,赶快去坐公交车,一上车,打卡(昨晚刚买的日卡,超市服务员说上车打卡后可以激活),没想到提示已过期,正疑惑不解,而司机非常自然的说It's OK, 并无任何不悦。我们三人逐一打卡,得到同样的提示。更加不解,我们三人没票也能乘车?

坐在公交车上,非常迷惑,遂问公交车上两个年轻人怎么回事,他们说是日卡应该早晨买,不应该头天晚上买。尴尬的是,因为计划要早八点出门,而London Drug要九点开门,所以经过询问才买了三个日卡,结果还没用都已过期。

明明买了交通卡,算是逃了票,这事太尴尬,而公交车司机的表现让人在难为情的同时又如沐春风。

©多伦多的公共交通

老妇人,垃圾分类

在温哥华一间超市London Drug,然然在问询店员几种公交卡的区别,以及激活时效的一些事,我在一边不经意间看到一位当地老年人在从一个大塑料袋里小心翼翼往外拿塑料瓶子,一看就是自己家庭用完的牛奶瓶,饮料瓶等,这些空的瓶子被她一个个拿出来,放在一个貌似储物柜上面的纸盒里,一个个整齐有序摆好。清空了一个塑料袋,她又把塑料袋塞入这个储物柜专门的洞口。原来这个储物柜是一个大型垃圾分类器,每个区域都指明了所应该放的物品。

老太太在做这一切的过程中神情那么严谨认真,彷佛在履行一个重要的职责。

©超市内的垃圾分类箱


我们住的酒店房间内的垃圾桶也是需要垃圾分类,它的上面还套着一个小筐子。然然特地告知我要注意。

然说她住的宿舍内也有一个大的垃圾分类箱,一开始扔垃圾没注意被室友指导一番,自此以后非常注意,由此可见垃圾分类多么深入人心,已深入到每个人的日常生活中。我们也深受影响,一直自觉遵守。

©温哥华街头

貌似大学教授

一天时间徜徉在美丽的UBC校园,下午我们准备返回,拿着手机看谷歌乘车线路,一位在我们旁边经过的非常有风度的教授模样的中年男子停下来,友好地询问我们是否需要帮助,我们表示了谢意,虽然并没需要帮助,也内心暖暖的。

©UBC校园

图书编辑

一天,我们从Stanley公园环岛骑行玩的非常尽兴,下午回酒店时途径英国湾English Bay,我和然信步走到阳光普照的大海边,眼前展现出一幅如梦如幻的壮美美色,心旷神怡,我俩决定坐在沙滩上的巨大圆木上好好欣赏这难得的落日绝美景色。

©English Bay的夕阳


在夕阳中,我俩赏着美景聊着天,这时从我们前面经过一个老人,或许同样被独特的景致所触动,他主动向我们招呼,继而从眼前天空一条条不同颜色奇幻景象开始,寒暄起来,话题越聊越多,他是当地人,从夕阳聊到中国,他去过的桂林山水,从事的职业,对UBC的评价,大学教育,英语教育,甚至聊起了文学,他喜爱的美国作家,莎士比亚,等等,聊了许久过后,天色渐晚,最后互祝圣诞愉快——一次有意思的奇遇。

餐馆老板或服务员

一天晚上,欢庆我们三口异域团聚,我们决定去吃一家当地正宗的西餐,这家餐馆环境优雅,烛光摇曳,一位不知是餐厅老板还是服务员的男士,非常得体和详细地为我们介绍菜品和配料,我们第一次尝试红酒煨的牛骨髓Pasta,美味的披萨,有一种没有用过的调料,他很优雅地为我们介绍,鼓励我们尝试,并拿过来大大一瓶让我们自行添加。

虽然店面不大餐客几乎满席,他还时而过来询问口感如何。当然爸起身为我和然拍照留念时,他主动过来为我们三人拍合照,真是非常贴心。

美术馆、博物馆馆员

在多伦多,我们花分别两个整天去了AGO安大略美术馆和ROM皇家安大略博物馆,馆内餐饮不多且多咖啡,如何吃午饭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问题,询问了馆员,原来可以出去吃,回来门票当天继续有效,这个规定真是太人性化。于是,我们两次都是出去吃了满意的午餐后再回来精神满满欣赏展品。

©AGO安大略美术馆
©ROM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可想而知馆员每天面对大量游客,让他们每天耐心对待每个游客该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可是,我们看到的馆员都是穿着制服,带着职业性的微笑,安静地巡视,给予游客及时的帮助或提醒。

在ROM,有关于展品的互动区域,比如试戴古代头盔,触摸十九世纪的盾牌,然也感兴趣前去参与,对于我们询问的问题,她们非常nice地回复和交流,我们问一种战器如此沉重是不是铜制的,她们还找出材料一丝不苟认真查询。


也有馆员拿着一只巨大的乌龟壳,面对桌前的一群小孩子提问并做认真讲解,和孩子交流海洋知识,我看到孩子们一双双热切而专注的眼神。


还有一位可爱美丽的女生馆员怀抱一个以假乱真的豪猪木偶,吸引了不少孩子又好奇又害怕的眼光,她身旁的树叉上卧着一只不知真假的浣熊。

热心游客,热心人

在美丽的斯坦利公园,我们决定租自行车环岛骑行,我们三人租了两辆,一辆单人车我个人骑,一辆双人车是然爸和然。其实我高中毕业后就再也没碰过自行车,自信还会骑,但真正开始的时候还是手忙脚乱掌握不好,颇为紧张。然爸二人在前面已慢慢骑上正轨,突然发现边上两个正在行走的外国游客,其中的女士疾步上前提醒然的长羽绒服蹭到了车轮,真是太热心了。

©斯坦利公园“网红”灯塔
©狮门大桥
©北美最大的城市公园——斯坦利公园美景


在我们三个多小时骑行的过程中,我的速度比较慢,在骑行道上听到后面的铃声我赶紧让道后,无一例外都从空中飘来“Thank you”的道谢声。

©斯坦利公园,骑行者的乐园


在温哥华机场等待飞往多伦多的过程中,我和然在机场内闲逛,迎面看到一位女士携带的护颈掉落在地上她浑然不知,还未等我出口提醒她,只见她身旁一位小伙子早已身手利落弯腰捡起递到失主面前,一切如此自然。

©温哥华机场


一次我和然去买奶茶,交完款然等着取奶茶,穿着外套室内太热我先到外面等,转身距门口还有好几米远,这时一个已进门的小伙子看到我要出门,硬是站在那里一直帮我扶着门,真是受宠若惊的感觉。

我们此次之行适逢圣诞节和新年,很多场合,比如商场,Happy Holiday这样的问候太为常见,甚至在一个旋转门,一位推门而进的陌生妇女对同时推门而出的我主动说节日问候。

©多伦多Christmas Market


在我们的教育和认知里,陌生人就是陌生人,与你无关,彼此基本无交集。17年去日本的时候一位当地导游说我们国人好像都有被迫害妄想症,虽然这个说法夸张,但的确,种种社会上的负面消息,使我们的内心都对陌生人设置了厚重的防线,甚至还防不胜防。

只是,这样一个彼此防范的社会是正常的吗?

如果我们都能彼此释放善意,这个世界会是多么美好!


(备注:或许是我们幸运,这短短的十几天遇到了许多美好的人和事。当然,毋庸置疑,在任何一个社会,都会有各种人的存在,比如,在一所超市,发现一位女士不小心碰落了价格标牌,她无动于衷转身离去。在一旁的然然随后主动将价格牌从地上捡起放回原处。在温哥华Downtown、在多伦多市政厅前,在金融区、主要商业区的主要街道上,也看到一些街头流浪汉,周边散乱堆着生活杂物,有的萎缩在破旧的棉被中瑟瑟发抖。也看到唐人街头一个年轻人大概吸了过量大麻,自己一个人在路边转着圈子神志不清大声喊叫,让人心生恐惧避而不及。人啊,到底该如何过一生?)

©在温哥华English Bay旁的大笑人雕塑


作者:Amanda—— 博鸿老师 | 博鸿学员家长 | 新浪博客资深博主 点击阅读原文

分享到微信

推荐阅读